当前位置: 九州娱乐网 > 娱乐明星 > 正文

成为现象级动画是否意味着日本动画业界药丸,

时间:2019-09-23 15:35来源:娱乐明星
坂本则表示自己不管接到什么样的作品,由于一上来不清楚登场人物的说话方式,因此总会现在头脑中想象,特定场合下,角色如何举手投足,如何说笑怒骂。加上这次《阿松》又是六

坂本则表示自己不管接到什么样的作品,由于一上来不清楚登场人物的说话方式,因此总会现在头脑中想象,特定场合下,角色如何举手投足,如何说笑怒骂。加上这次《阿松》又是六胞胎,确实够呛。

《电影的阿松》改编自赤冢不二夫的《阿松》,由藤田阳一执导,松原秀担任编剧,studio pierrot制作。故事讲述六胞胎去参加高中同窗会却被残酷的现实所打倒,于是集体去喝闷酒。当他们醒来后,发现房间发生了变化,而且在看到18岁的自己后感到十分震惊。由樱井孝宏为小松配音,中村悠一为空松配音,神谷浩史为轻松配音,福山润为一松配音,小野大辅为十四松配音,入野自由为椴松配音。

另外这片作画上还有一些特别的讲究,也就是懂动画制作的人可能有疑问的地方,比如人物的线条是有点偏蓝偏粗的,而且不是普通的黑色细线。实际上这是经过考量的,也让后期人员增加了不少工作量。现在主流动画都偏向复杂的人物设计,比如这季的《春夏》《机动强袭八组》,基本都到了在眼睛里画银河的麻烦程度了,头发衣服画起来都特别麻烦,就是想通过增加信息量更加靠近插画,让人物更加好看一点。相比之下,《阿松》反其道而行,是非常非主流的简化人设。虽然作画起来方便,但是也容易使画面人物看起来非常简陋。于是人物设计的浅野直之就做了很多尝试,其中一个就是我们看到的结果。浅野就说在统一线粗细方面,如果用作画修正来统一估计整个工期根本来不及。后来和色彩设计和摄影监督他们一起讨论,最后决定摄影来统一线的粗细。所以即使作画上粗细不统一,后期也会被摄影修正调整。另外整体背景和色彩设计都是非常特别和讲究的,这个大家对比普通动画看一眼就知道了。对于偏蓝色的线,访谈中浅野也非常诚实,说其实也没考虑那么多,就是觉得这个颜色挺好的就用了。之前打算用茶色,但是茶色太过柔和,不太能显出人物的搞笑属性。

作者:izumi

人气动画《阿松》的完全新作剧场版《电影的阿松》已经于2019年3月15日在日本国内上映。为了更好地宣传动画,最近官方宣布将与电视动画《黑色四叶草》展开联合活动。目前官方公布了一款联动视觉图,图中的松野小松与《黑色四叶草》的主人公亚斯塔互换了衣服。另外,在3月26日播出的《黑色四叶草》动画第76话“魔道士X”中,阿松六胞胎也将登场。

《阿松》动画一眼看上去作画简单,人设复古不美型,似乎制作并不认真,但是出奇得卖座,销量高得吓人,难道这是业界要完的征兆?这次就来浅谈一下吧。

平成27年,赤塚不二夫笔下的昭和六胞胎沦落成一群啃老活宝。以此为设定的TV版搞笑动画《阿松》,自开播以来人气居高不下,虏获的观众不计其数,且男女老少通吃。其走红的一大秘诀无疑是剧中一个接一个让人捧腹的段子。最近animeanime在其官网的访谈专栏里发布了监督藤田阳一和编集坂本久美子的座谈,二人围绕搞笑对白的分寸掌握发表了各自的见解。原文地址:

图片 1

现在阿松在日本超火。因为我们Anitama每个月都会买一些日本的杂志,当时animage直接因为阿松连续两期卖断货了,我们还是后来才买到的。光碟销量则是2015年动画中最高,其中固然有特典商法的功劳在(主要的大牌声优全部会去的活动应募券)。不过公布特典之前销量走势就很好了。能那么火其实整个制作团队都没预料到,为什么会火他们自己也没能想明白。另外《阿松》并没有说过只做两季,以现在的走势来说,继续做是铁板钉钉的事,只是究竟会做多少季的问题了。

图片 2

(视频解说观看地址请从以下日记获取:http://www.douban.com/note/538821511/)

图片 3

不过本片与其说是搞笑,用无厘头来形容恐怕更加恰当。作为搞笑动画,如何设计搞笑段子真是技术活,也花了脚本和监督很多时间。监督藤田阳一(就是拍《银魂》的那一个)也说了从来没做过如此在脚本上花时间的动画。他们也直言一直对自己设计的段子没有信心。

坂本认为搞笑类的作品通常节奏会逐渐加速,但光靠这还远远不够。单纯求快,往往会导致重要情节交代不清,有时甚至连包袱都会失去效用。每当遇到“需要暂时放一放”的部分,她都会主动征求藤田的意见。好在自己跟藤田所考虑的节奏感基本相近,至今尚未发生过冲突。

作为做动画一侧的核心制作团队,在人物塑造方面是绝对不能随便的,因为人物性格是推动故事发展的关键因素之一。在这方面随便、想当然,会使故事本身发展变得无聊。尤其《阿松》这种本身就是以人物来推动剧情的动画,在人物塑造上花再大的功夫也不过分。

坂本表示的确常常听到藤田说“顿一顿”。单凭画面的冲击力也许能达到一定目的,但要将笑点准确传达到位,还需要进一步的深挖。至于“顿一顿”具体如何操作,坂本接着举例道:哗哗哗连成片的大段对话里,也会出现某一拍的停顿,就在那个地方将停顿再延长一点。据坂本说用时方面通常一篇剪下来需要3小时。如果让编集从零开始编排率表,则要花上7小时左右。

虽然《阿松》是作为漫画改编动画的,不过基本能当做原创动画来看了。日文起名上有一个细节:原作漫画的名字叫阿松君(おそ松くん);但是这个动画的名字叫阿松桑(おそ松さん)。さん是对成年人的敬称,所以设定上是这部动画是漫画20年后的事了。制作团队基本就是甩开原作在自由发挥。本来这六胞胎真是长得一模一样的,有上面说的差别也是制作团队自己的想法。剧情也玩得很欢,属于完全不知道下一则故事会怎么样。最一开始的几集还有很多吃饭的时候不适合看的段子。

图片 4

下面开始辨认六兄弟:首先是大哥阿松(Osomatsu,代表颜色:红色,声优:樱井孝宏),在六个人里面个性是最不明显的、最普通的,所以先跳过去。第二个是空松(Kara matsu,又译“唐松”,代表颜色:蓝色,声优:中村悠一),就是老是戴着太阳眼镜、有点中二耍帅但是总没人要的那个。第三个是轻松(Choro matsu,又译“流松”,代表颜色:绿色,声优:神谷浩史),就是那个吐槽役,神谷浩史的吐槽一听就能听出来,装得还是很像正常人的,还是个偶像宅。第四个一松(Ichimatsu,代表颜色:紫色,声优:福山润),就是话最少一看就是很阴暗的那个,另外半闭着眼、驼背、头发毛毛躁躁也是特征。第五个十四松(Jushimatsu,代表颜色:黄色,声优:小野大辅),就是老是在傻笑的那个,给人直接感觉就是傻乎乎的,也是六个里面最危险的一个。第六个椴松(Todo matsu,又译“末松”,代表颜色:粉色,声优:入野自由),六个人里面最嫩的一个,最会说好话的一个。结合声优和性格看几集还是非常容易分辨的。

图片 5

其实这片销量出来的时候很多人觉得这不是好事。他们觉得这片单纯因为声优就火了,卖那么多是运气,制作方面怎么看都很粗制滥造,怕以后再也没人认真做片了。但是我觉得制作方还是用心在做的,无论脚本色彩背景都是充分发挥了自己的能力。脚本上花了大量时间,人设作画背景色彩都有特别的讲究,细节上说非常用心也完全不过分,绝不能说是普通的流水线动画,成功真不只是运气的成分,用天时地利人和来说更恰当。而且阿松可以算是半部原创动画了,搞笑题材上也有所突破,火爆的一个重要原因是本身好看好笑。所以我觉得《阿松》取得现在的成就实至名归,绝对算好事。

藤田说:松原秀从不会为了编故事把对白往角色身上生搬硬套,他写的对话相当生动有趣,能将轻松舒展的气氛与紧凑的台词巧妙融合。为了最大限度展现其脚本的魅力,必须在节奏把控上下功夫。坂本认为要做出那样的感觉就要穿插适当间隔。例如小松说起话来慢条斯理的,但同样可以在慢悠悠的腔调里体现出紧凑感来。

虽然这是部极受欢迎的搞笑动画,不过很多观众可能还认不清角色,因为似乎这六个人都长得一模一样——这不是6个《哆啦A梦》的大雄吗?!这期开始部分就先教大家如何分辨这六胞胎。其实前几集我自己都有点看得云里雾里的,不过掌握诀窍之后还是非常容易认的,而且会认之后本身看的趣味也会增加。

藤田提到对话前后的3格、6格总免不了重复,驾驭手段非常关键。坂本表示同意。说实在自己也不想在“去掉3格”这样的问题上吹毛求疵,但做与不做效果截然不同。所谓的节奏感就是通过此种累积呈现出来的。

图片 6

坂本也表示这是最最费神费力的步骤。当然在此基础上声优的倾情演绎同样功不可没。拿到配完音的翻录样片,才发现椴松的台词远比剪辑阶段更加高低起伏富有韵律,完全出乎意料。

藤田表示,的确由剪辑合成来定节奏后配音。他还说:或许有的声优会觉得“如果再多给点的时间,明明可以发挥得更加到位”,但如果让观众光是听配音就十分满意,那他们就无需接受其他的信息了。因此在配音方面每次只喂八分饱,才能让人有兴趣关注画面。要做到这一点,先定画面后配音是关键。

藤田还提到,不晓得其他导演说不说,他自己经常把“太流水了,需要在哪里顿一顿。”这句话挂在嘴边。。虽然大的转折可以通过分镜完成,但连起来一播,就会发现某些部分过于平铺直叙,有连成一片的感觉。

谈到印象深刻的桥段。坂本说超级喜欢14话C部分“轻松教头”那段。当初自己是边在口里念叨着那段超长的台词边完成剪辑的,因此感觉神谷浩史一口气配下来一定很辛苦。藤田说,那一段神谷真是有够拼。

藤田还觉得六胞胎的人数本身也是难伺候的地方。坂本同意,因为单是特写镜头就得分6次完成。碰到横移的PAN,六胞胎一字排开,那真叫“长”就一个字,自然要比普通的移动镜头更费时。

当被问到C部分时有时无,是否作为篇幅的调节时,藤田表示,自己不愿意只为凑足时间,就硬往原本完美的剪辑里掺水,于是就用C部分来处理A、B结束后余下的时间,拍《银魂》时就这么做了。而这次比做《银魂》的时候更清楚属于自己的节奏感,因此能在更早的阶段判断是否需要添加C部分。但如果碰到实在没什么好加的情况,就改成次回预告。

藤田说起自己在分镜阶段就时刻留意台词的架构。当然有的导演会根据台词的节点切镜头,这样一来,一般就只能做成×秒整、×秒+12格(注:1秒=24格,12格即0.5秒)时长的镜头。至于更短的间隔会被当做“允许误差”。而藤田希望自己团队的成员能用对待动作镜头的态度更紧凑地处理对话镜头。比如细分到×秒+6格。或许是苛刻了一点。

图片 7

随后藤田打趣道:都说那啥重要的事情说3遍来着…坂本说:到了《阿松》这里,凡事都得来6回,并且还得盘算好节奏的来。

回顾整个编集作业,藤田说可能是自己SUNRISE出身的原因,虽然分镜阶段会定下大方向,但最后还是被剪辑带着走感觉。会根据画面实际播放效果来定节奏,只要是严格把过关的剪辑,片子看起来就不会让人感到无聊,也再认识到编集工作的重要性。此次能和坂本成功搭档感觉非常荣幸。

图片 8

坂本最后总结,《阿松》是一部自己在剪片之前阅读分镜时便充满期待,并且在剪辑完毕,拿到配音、音效合成的样片时依然充满期待的作品。并且就连身边那些平时不看动画片的朋友也反响热烈,时常发来观感,是一部带给自己欢乐与惊讶的佳作。

图片 9

坂本说此次是藤田成为监督以后二者首度合作。藤田表示和坂本相识也算有年头了,当年菱田正和指导的《阴阳大战记》,可以说是二人的出道作品。顺便提一下,菱田监督近期为人津津乐道的作品是《绫镜少男 KING OF PRISM》。坂本也表示,自打那次以后,大约十多年,彼此没再共事。在此期间,藤田因《银魂》跻身人气导演行列。起先,面对如今的藤田,坂本觉得自己这些年没啥长进,很有些不安,但真正开始之后,感觉合作十分顺利,才放下心来。

图片 10

图片 11

藤田谈到:在《阿松》里台词交替的回合实在太多,因此他希望编集在斟酌对话与对话的衔接时,不要仅停留在纯语言层面的切换上,要同时兼顾动作感的考量。比方说现在有个半秒的空档,要想把它填满,剪辑时只需略做调整便能轻松搞定。但类似的情况,坂本就把握得格外出色,她总是把演出定下的剧情节奏作为重要指标来剪,能够做到这一点实属难能可贵。

当被问及有没有在听过声优配音之后再对剪辑进行修改的情况,坂本回答没有。通常是在配音前最后修改1次,即为定稿。

坂本也表示,如果不刻意留心限定时长进行自由剪辑,出来的片子大多数会略短于规定篇幅,这时候就会采用预告作调整,于是预告也会跟着时长时短。一般预计为15秒,不过之前有过藤田最初预想阶段时考虑到台词量足够有余不会有什么大问题,但最后做出来却多出1分钟时长的例子。最短是不是5秒?藤田笑着补充道:是5秒。因为少于5秒是会挨骂的。

当被问到六胞胎讲话时各有各的特点,会不会影响剪辑时,藤田表示应该不至于此。顶多也就是剪一松时慢处理,剪椴松时加快节奏而已。

由于题材与众不同而给坂本留下印象的还有7话里“去北方”的那段。藤田说:那种镜头除了《阿松》之外估计在别的动画里是行不通的。坂本说:通常镜头衔接都要求紧凑再紧凑,但“去北方”里,留3秒以上的间隔还嫌不够长。在路边等搭便车那段,一个镜头更是持续30秒甚至40秒。类似的还有第8话里“冷静的小松”说“犯人是…”的时候。藤田承认那块也加了不少帧。坂本又说;那段分镜注释上注明:“切到让人烦为止”,于是我反反复复切重映切到自己烦为止。等翻录完成,代入素材后,碰巧在剪辑室门外听到后辈脱口说出和椴松一模一样的吐槽:“真心长啊!”,当时心里还挺得意。

之前坂本有被藤田提醒,空松“哼”笑的时间过长的问题,因此在后半段她尤其小心。藤田表示假如“哼”“哼”“哼”的地方过多,就会给人拖沓的感觉。坂本表示他不说倒也不很明显,他一说还真那么觉得。藤田说这才是最难于拿捏的地方。

关于具体作业流程,坂本说自己的做法是:边看着顺序排好的素材,边在口中念对白,然后通过增减格数,使台词读起来更加抑扬顿挫。

坂本觉得无论剪哪一集都挺开心,但在弄第5话的“超级猫”,第10话“嫌味豆丁太的出租女友”的时,由于和常见风格有所差异,因此在找属于那一话特有的节奏感上费了些时间。

此外坂本还谈到剪小段子集锦并不比弄A、B整段的故事轻松。比如第3话的“趣事集”,还有第17话“十四松祭”小段子集,都死了不少脑细胞。

坂本相当赞同藤田的说法。但她记得在第2话刚参与进来时,藤田说要把节奏做得更舒缓一些的。藤田连忙插道:开场那段(速递组合 恐怖伊索寓言)属于特殊情况。坂本表示,自己当初就在想不会从头到尾都玩慢速切换吧,好在没多久就收紧节奏了。

封面来源:TV版《阿松》截图

编辑:娱乐明星 本文来源:成为现象级动画是否意味着日本动画业界药丸,

关键词: